笔趣阁 - 科幻小说 - 渣夫另娶,医妃带崽炸翻王府杀疯了在线阅读 - 第34章:疗伤的手法与九儿一致

第34章:疗伤的手法与九儿一致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看着,苏璃月的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药箱是在前世她眼睛异变时便出现在她的身边的,而这一世的药箱出现得更早,大概在她有这一世记忆开始就有药箱的存在了,是她最大的外挂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,苏璃月的手轻轻地放在药箱上,心中想着自己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药箱似装了弹簧一般忽然变大了,比寻常药箱还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变大的药箱上出现了一个指纹锁,苏璃月的手轻轻的划过指纹锁,药箱便弹开了,里面出现是她这一次手术所需要的一些器材和药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这药箱的神奇之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寻常时候,它只有巴掌大小,方便藏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若是打开之前脑海中专注的想着自己需要的东西,药箱就会变成相应的大小,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会出现在药箱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它也能变得与寻常药箱一样大小,布局什么的都不会有什么区别,但是里面出现的药物,一定是她正好需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不是什么东西都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出现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她在特工处时,特工处专门为她开辟的医学实验室里的,比如一些现代药物和器材,以及她自己曾经研发出来的一些制剂之类,且似乎是还是用之不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工具,救治南怀的事情几乎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璃月将工具取出来一一归类后,这才走到南怀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伸手探了探南怀的额头,滚烫的手感让苏璃月忍不住蹙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璃月取出退烧针给南怀注射之后,便直接给上了麻药,开始手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眼睛的透视能力帮忙,手术进行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因为只是一个人的手术,那几块碎片所在的地方都比较刁钻,因而这一场手术也进行了一个半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门外等待的人,早就等得有些急不可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瞧着还算淡定,看不出情绪来,但是一旁的南景却早就急不可耐,不知道在原地转了多少圈后,南景终于还是忍不住,带着伤跪在了夜苍冥的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都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了,我大哥他会不会已经出事了?”这话就差直接让夜苍冥吩咐颇门而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之前南怀是苏璃月保住的性命,且是南景亲自去请了人的,可对于苏璃月,南景始终是带着偏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等待的过程中,南景都还在想苏璃月之前表现出来的种种是不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治病就治病,为何还不许人看?

        南景高度怀疑,苏璃月是不是为了逃避责任,所以在里面拖延时间不敢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夜苍冥在场,南景此刻铁定不管苏璃月的身份,要直接撞门了,而不是只能在这干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闻言,深邃的眼眸看向那扇门,却并未表态,叫人瞧不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景见此,更急了,跪着向前走了两步,“王爷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见此,也纷纷上前跪下,“王爷,救救南怀大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些人也都不信任苏璃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临川满脸纠结,犹豫片刻,却是没有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王妃在公堂上的表现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最起码一点就是,南怀的情况是真的很糟糕,若没有王妃救,怕也不会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见众人都跪下,眸色越发深沉了几分,刚要开口门就被人猛地从里面拉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满脸苍白的苏璃月虚弱的出现在人前,面色冷漠,眼底却是冒着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冷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、尤其是南景之后,苏璃月最终瞪向夜苍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要是不信我,何必让我来救人?”苏璃月的语气冰凉,透着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看来,南景他们的表现高度代表了夜苍冥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夜苍冥让她救人又不信任她,苏璃月就一阵火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看着苏璃月那虚弱又火大的模样,面具下的眉头微蹙,张了张口,却还是冷声问道,“南怀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苏璃月没好气的丢下这一句,就越过夜苍冥身边,朝外走去,“没要命的事情,别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体已经要透支了,需要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苏璃月便脚步虚浮的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看着苏璃月摇摇晃晃的背影,冷眼扫向临川,“送王妃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没再看一眼苏璃月,进了南怀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川也想去看看南怀,可看了看苏璃月那虚弱的模样,终究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屋内,看到南怀伤口时,夜苍冥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伤口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临川在苏璃月一步远的距离,看着苏璃月走路的模样心惊肉跳,就怕下一刻苏璃月会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,他也不好去扶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王府没丫鬟,唯一的丫鬟也被王妃发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临川纠结时,苏璃月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川一时不察,险些撞上苏璃月,好在他身形敏捷,最后关头躲过了,自己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川:就没这么丢脸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璃月淡定的看着故作无事的起身的临川,开口道,“那日那撞了王府马车的老汉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璃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问,只是忽然想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川闻言也没多想,直接道,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璃月闻言眸色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冷的看了一眼临川后,便朝自己的清雨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她还在想,夜苍冥既然对南怀这一个属下的性命都能如此在意,为此还许诺了她两个条件,会不会只是对她比较差劲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们两人之间还隔着五年前的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看来,她当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川对苏璃月忽然的转变有些摸不着头脑,却也没有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璃月回到了清雨院后,没给临川一个好脸色就轰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川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做错什么吧?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边,夜苍冥压下来心中的波涛汹涌,在确定南怀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后,便冷冷的看向了南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景后脊一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:“回去抄五百遍‘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苍冥却再转身时加了一句,“明日一早交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景:“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离了南怀院子后,夜苍冥直接回了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面前的书案上正平铺着三张药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张是那日的血书,而第二张则是苏璃月给南怀开的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第三张,是用木炭写在一块破麻布上的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细看,便可看得出,血书上的方子和麻布上的方子,字迹是几乎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日,夜苍冥之所以没有陪苏璃月去苏府,便是为了这一张忽然出现的药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因这第三张方子,他已然将苏璃月是九儿的可能完全排除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今日苏璃月给南怀疗伤的法子,却与九儿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真会有那般相似的两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