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修真小说 - 我在综武开医馆在线阅读 - 9 老白,纯爷们儿!(求投资,求追读)

9 老白,纯爷们儿!(求投资,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牧玄的招募成果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又来了两个人,还是跟之前一样,都是到了门口就捂着肚子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牧玄无奈极了,只能钻研起了脑海中的医经药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时间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牧玄刚刚开门,后脚老白就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大嘴和秀才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清早的,你们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见老白等人一脸严肃的样子,不由得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招惹到什么人了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刚坐下来,当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大嘴和秀才一副严肃的样子,看上去还真是那么个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刚到七侠镇才三天,怎么招惹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冤死了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下意识啃起了指甲,上下打量牧玄,轻声说道“在七侠镇没有……那来七侠镇之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这句话,还是在试探,他的身份实在不光彩,容不得他不小心提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牧玄真的没啥问题,后面他绝对把牧玄当亲兄弟,异父异母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七侠镇之前一直在深山里跟师父学艺,去哪里招惹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没好气的说道,他也算是听出来了,老白的意思是昨天但凡是来他这儿应聘的人,毫无例外,全部都是被人暗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老白也不会说牧玄招惹到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昨天来应聘的那些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直接切入主题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也不罗嗦,他已经信了牧玄,径直道“昨天你这儿来一个应聘的就捂着肚子离开,我早就注意到了,最后一个溜走的时候,我特地跟了上去,检查了一下,发现他们都被人打入了极寒真气,然后就拉肚了,所以我就问你有没有得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说罢,身后的大嘴和秀才纷纷看向老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会武功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跟姬无命有些关系,以前肯定不简单,再加上老白每天晚上关门之后在大堂练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知道老白会武功,但是武功强弱,他们就不知道了,一年多了,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老白都是藏着掖着,怎么这次跟牧玄坦白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说出极寒真气这些字眼,跟老白承认自己会武功没啥曲别,不然他咋认出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牧玄自家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笑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极寒真气?我怎么知道是谁动的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叫苦不迭,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才三天,招惹的人……除了黑风寨的那俩土匪,其他人就没有招惹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俩土匪被牧玄砸死,也就陈慕禅他们知道啊,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能知道是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睁大了眼睛看向老白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便想向着外面看去,可刚走没有两步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嗯……他不会武功啊!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去,不是送死么!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白,就昨天有个老头儿,来我这儿应聘,被我拒绝之后,就坐在了门口,打那之后,来一个人就拉一个,你说他们全拉了,能来应聘的,还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看向牧玄,一副无语的样子“你的意思是,有个老头儿,把所有人都搞得拉肚子,就是为了应聘上你店里的人……他图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图钱?你这儿也没开张呢,能有啥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图你人?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说着,瞬间破功,严肃的表情消失,嘿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严肃点儿,讨论正事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秀才拍了拍老白的肩膀,明明很严肃的事情,被老白这么一笑,忽然变得怪怪的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老头儿昨天我就注意到了,昨儿晚上,他就住在了我们店里,我趁他上楼的时候,特意搭了把手,试探过了,一点儿武功都不会,就是个普通老头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牧玄有些凌乱了,那他还真不知道是谁干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真的是黑风寨的人知道了牧玄杀了他们两个人,但是又不敢在闹市动手,干脆恶心恶心牧玄?

        那那些山贼也太没有逼格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老头儿会不会武功高到老白都无法想象的地步,所以才隐瞒了过去,这一想法刚刚产生便被牧玄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真看自己不顺眼,一巴掌的事情罢了,干嘛这么搞?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就为了将所有人逼退,然后逼自己用他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老头图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牧玄跟他可从未谋面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真是这样,那可能只有一种可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面色凝重,将当日自己误打误撞砸死两个山贼的事情告诉了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一副睿智无比的样子,摩挲着下巴,轻轻点头“还真有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群山贼可以说是无恶不作,手里也有几个钱儿,他们要是凑钱,还真能找到几个高手,然后来对付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昨天那种情况,用我……不是,用黑道他们一行的话说这就叫做示威,是一种比较猖狂的做法!在动手之前,干脆就搞点儿小动作,先吓唬吓唬你,最好是把你吓得肝胆俱裂,然后等你害怕到了极点,再出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比如那个谁,全家人都被困在家里,出去一个就杀一个,只要呆在家里,就一点儿事儿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果呢?呆在家里的人,都被吓死了好几个,时间一到,剩下的全都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老白的话,牧玄已经开始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他武功大成,绝对不带怕的,可他现在毛武功都不会啊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想用毒药,也没有材料!

        老白看着牧玄,内心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牧玄脸上的害怕神色不像是作假,显然牧玄所说的全都是真的,从没有骗过他,可他还以为牧玄是六扇门的条子或者葵花派的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让他有些愧疚了,人家真心对他,他却各种猜疑……唉!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脸上的神情逐渐坚定,老虎不发威,真当我是病猫?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哥哥先给你说一声抱歉,剩下的,你不用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就往黑风寨走一趟,你放心,所有的麻烦,咱们一次性解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面色冷毅,冷声说道,这一刻,盗圣风范,尽显无疑!

        大嘴和秀才靠在一起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老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帮我跟掌柜的请个假,我……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轻声说道,说罢,将腰间的抹布丢到了大嘴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拿起抹布,他就是嬉皮笑脸见人弯腰的跑堂,可放下抹布,他就是昔日名震江湖的盗圣!

        “七侠镇一条街,打听打听谁是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大声喊着,快步走出了医馆,离去的方向,正是翠微山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是老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秀才轻声感慨,一旁的大嘴同样开口附和“太爷们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没有那么多感慨可以发,只是有些担心老白的安危,不过凭老白的身手,那些山贼,应该也不是他的对手吧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前来应聘的人全都“中邪”了,如今这一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七侠镇,牧玄想招到人……难啊!

        牧玄大可以等上十天半个月的,等风声过去了,镇上的人都忘了这一茬儿,说不定就能招到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牧玄牌匾都做好了,也挂上去了,十天半个月,这时间也太久了,牧玄并不想等。

        牧玄正发愁呢,便见到对面客栈走出来了一人,正是昨天来应聘账房的那个老头儿,牧玄咬了咬牙,豁出去了,大不了有病自己给他治呗,就算他现在七十多了,自己也能让他多活二十多年!

        就让他算账,拿药什么的自己来!

        牧玄打定主意,当即向着店外跑去“哎!老伯!这位老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小兄弟有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头儿笑呵呵地看向牧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还打算应聘账房么?您只管算账,其他的,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直接切入主题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头儿闻言,眯着眼睛点了点头“老头子我孤家寡人一个,能有个地方落脚,那自然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番简单的交流,签了契书之后,牧玄的医馆,便迎来了第一个伙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头儿叫赵绾,牧玄干脆就称呼他为赵伯,考虑到了老头儿的腿脚,牧玄十分贴心的在后院儿给老头儿安排了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牧玄来说,招到了会算账的人才,这家医馆,就算是成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牧玄一个人就把看病抓药煎药之类的全干了,累是累了点儿,现在不是招不到人么?

        后面再说招人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翠微山,黑风寨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寨主李大力正眼含泪水,跪在地上,看着高台上面的身穿一身夜行衣的男子“大侠,我们真的不认识一个叫牧玄的人啊!更别提派人找他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别别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力见那黑衣人举起手来,连忙摆手“大侠,您说我们认识,那我们就认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以后,绝对不招惹牧玄,我对天发誓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力欲哭无泪,他很想知道哪个乌龟王八蛋招惹了那个叫牧玄的,然后把锅甩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客栈中,帮着收拾好房间的牧玄看着身前的赵伯忽然打了个喷嚏,心中越发打鼓,这老头儿,不会刚干几天活儿就卧床不起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牧玄叹了口气,他也没辙啊,没人敢来应聘,自己又着急开业,总不能自己一个光杆司令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凑活用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伯,你早点儿休息,明天咱们就开业!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玄说罢,便离开了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