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玄幻小说 - 叛逆契约兽在线阅读 - 第231章 所渴求的温暖

第231章 所渴求的温暖

        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31章所渴求的温暖“大小姐,你快走吧,这里还点着火呢,一会怕有人找过来了,还报什么仇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走,你起来,我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也是,你又不是我,被找到了也是活着回武川,兴许还能有个好日子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太难受,他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,埋着头一动不动,沉重的呼吸声,如同天雷一般在她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鹤见初云沉默起来,突然她想起什么,眼睛一亮,用剑将沈意面前的点燃的火堆全部挑到了一边,然后走在他前面蹲下身子问道:“你是不是红气不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意很是艰难地睁开眼皮子,但也只是撇了她一眼,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鹤见初云赶忙把留在身上的精品,普通蕴兽丹,还有培元丹全部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是所有的了,你全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捧着这些丹药递了过来,看着她双眼转动的泪花,沈意没有拒绝,提上了一些力气张开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想法是临死之前做一个饱死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把这些丹药全部吃进了肚里,补充了接近二十个单位的红气,他的状态似乎好了一些,开口道:“红气其实是够的,但是发现的太晚了,无力回天了……老妖婆,你要不想被带走,就赶紧离开,要是不想走,我也管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走,等你没事了我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没话说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,很累,呼吸难受……还有头冷,冷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一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哦……我想睡觉,有点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睡,睡了你就醒不……玄厉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沈意的状态不断恶化,进入濒死状态,扎根在鹤见初云意识中的联系锚点也开始颤动起来,不断地向她输送恐慌和不安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跳开始加速,慌忙地伸手去摇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厉!我求你了,你快醒来,不要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醒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一些丹药,你全吃了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遍遍呼喊着,摇晃着,把身上各种各样只要是能补充红气的丹药全拿了出来,但沈意依旧没有半点反应,到后面,她的声音开始梗咽起来,眼泪划过脸颊从下巴滴落,打湿了地上枯草被火焰灼烧后留下的灰烬,她话语中满是恐慌和不舍,却无法阻止逐步崩塌的联系锚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还恨我的吗?我让你报仇好不好?想怎么对我都行,以后洗澡我不防你了,你想怎么看都可以,只要你醒过来就行,我只有你一个亲人,别离开,求你了……沈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再呼喊玄厉,而是呼喊起他的真名。

        鹤见初云当然知道对方还有“沈意”这么个名字,可她一直不愿意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他,对她来说,用玄厉来称呼他,是沈意作为自己命神的一个证明,倘若某天她真用上了“沈意”这个名字,可能那个时候契约已经解除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她顾不得这些了,她只想让沈意醒过来,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“沈意”这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的一瞬间,仿佛带着某种魔力,让一动不动的沈意打了激灵,然后抬起脑袋呆滞的望着她,像是失了魂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有气无力地喊了声:“赵姝灵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鹤见初云也是一呆,下意识往后面看去,但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过头,沈意也回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老妖鹅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看到我娘亲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吧……哈呼哈呼……我刚刚好像睡了一觉,你肿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走,那就等着被抓算了。”沈意说着,脑袋又耷拉下来,可眼睛刚闭上,鹤见初云又连忙摇晃起自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奈沈意只能睁开眼睛,痛苦道:“你这么有什么用……哟救不了窝,冷得要命,你还不如让我早死早解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鹤见初云动作一顿,抿着嘴,绝望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意再次闭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她没有再试图去叫醒他了,像是泄了气一样,瘫坐在地呆呆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她看了看手里的剑,又看了看沈意,对他柔声道:“那我不打扰你了,你好好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意没回答,甚至连点头的动作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在意了,只是怔怔地看着手里的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联系锚点已经开始牵动神台,这也预示着沈意即将死亡,而同样的,她的生命也开始倒计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意一死,修为尽废,她一个普通人,还是一个女子,如何走完接下来的路?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大梁皇族,无论祭衣之术存在与否,她都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如一死了之,兴许还能看到自己的娘亲,还有鹤见府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抬起了手里的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剑锋在触碰到脖颈时,就在白皙的肌肤上划出一道血痕,可就在她要用力时,突然就感觉到异样,低头看去,就见沈意的前肢放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嘞妖婆……卤妖鹅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喊自己,鹤见初云赶忙放下手里的剑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……冷,谁不在……哟你……丹火吼……烤一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意冷得说话都说不清楚了,鹤见初云一时间也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意闭着眼睛,昂起脖子用脑袋朝地上重重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丹火……烤!给窝烤!头!冷的,我……谁……色……睡!不着!让窝……舒舒服服的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语加上动作,鹤见初云勉强看懂了他的意思,只得先放下自尽的想法,转身跪坐在他面前,让沈意把头放在自己腿上,然后展开双手,控制体内的丹火进入他头部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丹火进入脑袋的一瞬间,沈意就感受到了一股几乎可以让他疯狂起来的暖意,虽然这股暖意不多,但确实存在,正一点点融化着脑子里冰天雪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前肢本能地用力,拼了命往她怀里钻,似乎这样做能感受到更多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火……火……好温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暖,温暖,你别动就是,我给你,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连安抚了好几声,也不知道沈意听见没有,不过他还是停止了往前拱,只是脑袋恨不得钻进她的身体,去汲取那种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,加大力度,更多的丹火侵入他的头部之中,与里面的寒冷交锋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过了一会儿,她出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意没有回答,但看他的样子,可以由内而外炙烤的丹火似乎能缓解他头脑中的寒冷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事实上,这样的确是舒服了很多,至少没那么冷,那么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没有了力气的他也没法说话,就这样把头枕在她的怀里,温暖包裹着他的头部,又或是整个身体,但疲惫感并未消除,不知何时,他昏迷或是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恍惚间,沈意又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寒风呼啸着,将他冻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眼前不再是潮湿的蔽水草泽,而是一片辽阔无垠的冰原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意颤抖着,从冰面上坐了起来,低头一看才发现,自己不再是长着翅膀的西方龙之躯,而是恢复了人身,穿着单薄的衣服,像是一个不知所畏的旅人误打误撞地进入了一片禁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茫然地扫过四周,缓缓站起身来,下意识张开嘴呼喊着某个人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妖婆……老妖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妖婆!你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刺骨的寒风,没有人回应他,他感觉自己全身血液都被冻结了,上下两排牙齿控制不住地打着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像用什么东西披在身上来御寒,可周围什么东西也没有,除了白色还是白色,望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冰川模糊失了真,沈意已经记不清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,莫名奇妙地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妖婆这三个字,他感觉很熟悉,但又有一种陌生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生物本能的求生欲让他不敢一直在这里待着,起身后抱着双臂一边快速揉搓着,一边呼喊着“老妖婆”这三个字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无论他怎么用力的去搓,都无法给自己带来一点点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每一次呼喊老妖婆,耳边都能听见有人在回应自己,或许是错觉吧,什么都没有,也有可能是真的有,但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沈意又累又冷,他迫切地需要一个火源,来温暖自己,但周围一棵树也没有,根本没法生火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啊,一遍一遍的吹,穿过他的身体,几乎将细胞冰冻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再次模糊下去,他好像变成是一具傀儡,又或许是一只丧尸,一路踉踉跄跄,步履蹒跚,只是无意识地向前迈步,也不知道要去何处,目的地在哪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阵寒风吹来,刺骨冰冷冻结好像冻结了他最后的细胞,眼前的世界一黑,他无声无息的栽倒在了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好像又睡了一觉,梦见自己面前出现一群僧侣,带头的方丈掀开袈裟,伸出朝自己递来一枚丹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,此乃天玑玄元丹,吃了可解万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,沈意伸手就要去抢,可还没碰到僧侣手中的丹药,他又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,他终于感受到了一股让他全身细胞都欢呼起来的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为是火,他寻着这股暖意传来的方向往后面望去,却只见到一朵颜色不断变化的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股暖意,就是从花茎处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稀记得自己走了很长的路,才在这里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感受到从花茎处散发出来温度后,沈意就挣扎着改变方向往前爬去,随着他不断靠近,一股幽香钻入鼻孔中,温度也开始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手碰到花茎表面的一瞬间,他就将其死死抱住,疯狂且贪婪地吸收着从花茎内部散发出来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花茎有多温暖,他就有多讨厌外面的寒冷,恨不得把身体每一寸血肉都贴在上面,很是迷恋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他的手会不自觉地伸向外面,但在触碰冰冷的雪后,他又迅速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他哪里也不想去了,就想待在这朵花的旁边,它仿佛就是自己的命,只要这温暖一直存在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睡了过去,而这一觉,睡得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舒服,那丝丝缕缕的热流一点一点的让他神经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越来越冷了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可能是一天,也有可能已经是好几个月过后了,总之,沈意感觉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些时间里,他都保持着一个睡姿一动不动,也可以说是不敢动,生怕离开了花朵所散发温度的覆盖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自己无止境的索取下,身后颜色不断变幻着的花朵似乎也来到了一个极限,从花茎之中散发出来的温度竟然开始缓缓下降,想来这样下去它散发出来的温暖迟早会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重新感觉到冷意的瞬间,沈意就急忙睁开了眼睛,伸出被冻得一片青紫的枯瘦手臂,颤抖着摸向花茎,眼里满是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强行站起,紧紧抱住花茎,嘴里大喊着:“不!不行!热起来,热起来啊,求你了,不要停!拜托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意拼了命用力,想要留住最后的温度,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听懂了他的话语,花茎降下去的温度又很快回暖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意安了下心,松了一口气,靠更近了一些才重新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一段时间中,花朵都会无缘无故的停止散发温度,沈意被外面的寒风吹得冷醒过来后,就会起身哀求或是威胁这朵花,而每次它都会照做,乖乖地继续散发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连停下四五次后,这朵花好像开始不耐烦起来,不仅停止往外散发热量,还用一股无形的力量想要将自己往后面推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意被惊醒后,第一时间就是挣扎,顶着这股力量强行接近,然后展开双臂抱住花茎,说什么也不愿意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他的身体已经糟糕到了极点,所剩的力气不多,时间一长,他就再难挡住这朵花的力量,但为了不被它推开,沈意只能用指甲掐进花茎之中,扣在上面,哪怕没有力气,也必须强行逼出力气来抱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求生的本能告诉他,如果没有温暖,他就会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想死!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想死,他就离不开这朵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会放开的,哪怕被它打死,在温暖之中死去,也比被冻死了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能赶我走……不能!别想赶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求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很冷……求求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妖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指因为不断的用力,导致掐进花茎中的指甲开始撕裂脱落,可即便这样,沈意依旧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同一时间,虚弱的鹤见初云看着怀里不断挣扎的他,叹了一声,只能放弃先休息一下的心思,继续往沈意头部输送丹火,缓解蛇毒带给他的冷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