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玄幻小说 - 武帝之王在线阅读 - 第229章 战后事宜

第229章 战后事宜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一直忙着保护陆云悠,在混战区域外面,凌运跑来跑去只为寻找合适的位置,总的来说并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,大多时候其实都是靠陆云悠自己,对于陆云悠的身法造诣,他是由衷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两位小兄弟帮忙救援伤者,”就在这时,原先提议救人的那名长者特意过来向两人道声谢,那长者一直在关注陆云悠,自然知道陆云悠和凌运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所起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两人及时把一些重伤的人给救出来,将有不少人会因为没能得到及时救治伤势加重,甚至出现生命之危,哪怕年纪比两人大很多,他来对两人说一声谢谢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不用客气,我和云悠只是在做该做的事情而已,”淡淡一笑,凌运全然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悠哥哥,你快过来!”凌运才刚说完,远处的红雨就朝陆云悠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是红雨在向其摆手,脸上还挂着一丝怪异的笑容,诧异间,陆云悠迈开脚步走了过去,一边往前走,一边四处观看,原先没参战的人此刻都在忙着救治伤员,连红菱都在帮忙,唯独站在那里的红雨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雨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来到近前,见红雨还在笑着,陆云悠更是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悠哥哥,你的身法好厉害,可以教教我吗?”自从想学身法的念头产生后,就一直挥之不去,现在终于有和陆云悠说话的机会,红雨自然不会错过当下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总算明白红雨为什么会一直对着他笑,原来是对他的身法有所企图,明白缘由后,陆云悠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,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八荒步是他们陆家的祖传功法,代代只在族中传承,宗规明确规定不能传授外人,尽管他对陆家并没有多少归属感,但他还受宗规影响,偏偏现在有请求于他的人是红雨,基于他对红雨的好感,一时间,他真不知该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快说话呀,”看着陆云悠一脸犹豫的样子,红雨等不及地摇起陆云悠的手臂,当面撒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哪能经得住这种阵仗,陆云悠的脑子还没动,话就从口中说了出来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知道大哥哥一定会答应我的,”而见陆云悠答应,红雨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副笑容很有感染力,很快便让陆云悠忽略他即将违背宗规的事,其实仔细想想,若是红雨能替他做好保密工作,不再把身法传授给其他人,那他只教红雨一人并不是不可以,或者他可以教红雨一些身法基础,不用把身法全部教给红雨,仔细想想后,陆云悠的心情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悠哥哥,你打算什么时候教我?”另一边,高兴了好一会后,红雨直接问出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,不得无礼,陆公子刚才为了救人消耗了不少体力,让他先休息一会吧!”不等陆云悠接话,原本在帮忙的红菱走了过来,因为听到两人的对话内容,一来她就批评红雨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在这时,红雨才想起刚才陆云悠一直在忙着救人,现在是应该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大哥哥,你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,等你休息好了再教我身法,”慢慢放开陆云悠的手臂,红雨异常乖巧地不再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陆云悠十分感激地向红菱微笑示意,若不是红菱帮他解围,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陆云悠的主动示意,红菱不失礼貌地微笑回应,虽然笑容很浅,但她笑起来的样子却比陆云悠一路上看到的任何风景都美,只那一眼,陆云悠就记住了对方的笑容,当然他只是单纯的欣赏着,并没有其他想法,所以与红菱打个照面后,他便移开目光,谁想他转头之际恰好和南宫玉的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,南宫玉的脸庞还是那么英俊,唯有脸色略显阴沉,给人一种心情不佳的感觉,与南宫玉对视一眼后,陆云悠赶紧从对方脸上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人群外,陆云悠再次打量一下周围的情况,有一些人在休息,有一些人在帮其他人处理伤势,还有一些人在安置人员尸体,遇到荒狼群终是让两个队伍都出现伤亡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暂时没有别的事情可做,当发现人群中的张远后,陆云悠赶紧朝那边走了过去,此刻张远正忙着给人包扎伤口,但在看到陆云悠过来后,他还是抽空招呼一声:“云悠,你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大哥,你没事吧?”对着张齐点点头,陆云悠又看向张齐旁边的那名伤者,正是他之前救出来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还要谢谢你把我从那么危险的地方给救出来,”满脸感激,李姓男子俨然将陆云悠当成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大哥,不用客气,那都是我该做的,再说没有凌运帮忙,我也没办法把你们都救出来,”同凌运一样,陆云悠也没把刚才做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悠,你不用谦虚,这次我们两个对伍的伤亡大大减小全都是因为你和凌运,只可惜冯润大哥他们没能坚持到最后,”再次向陆云悠表示感激后,李姓男子脸上渐渐浮现一抹悲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口中的冯润是一名五阶武修,之前还指点过陆云悠,所以当他提起冯润时,陆云悠直接想起那满脸沧桑的男人在微笑时的和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受到李姓男子的情绪感染,原先陆云悠脸上的平静神色直接消失不见,眼中又流露出浓浓的伤心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因为实力关系,他们一方参战人员并不多,偏偏还是避免不了有人牺牲,近来他已经经历过多次生离死别,可在知道又有熟悉的人死后,陆云悠还是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悠,生死都是常事,你不用难过,”见陆云悠的眼神又被哀伤掩盖,李姓男子无奈只好安慰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大哥,我明白,”淡淡回应一声后,陆云悠努力让自己不去多想,在这边待了一会后,他又到人群中四处走走,不停地寻找着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遭遇兽群袭击对两个队伍都造成了一定的损失,特别是风雷镖局那边,由于出力更多,死伤更加严重,偏偏那些荒狼的体型太大,他们的车辆又无法拉载更多的货物,除了取出一些狼丹外,只能将那些凶兽尸体当做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安置好那些重伤人员后,那些伤势轻些或是之前没参战的人都被厉安和洪英召集到一处,陆云悠和厉红雨自然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为了抵御兽群,我们两支队伍一共有一百二十人参战,牺牲了十三个弟兄,今日大家能活下来全都是死去的兄弟用命换来,所以厉某希望不管今后过去多长时间,大家都不要忘记那些兄弟的名字,”站在队列前方,厉安神情沉重地发表一番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一番话让在场众人明白他们能活下来并不值得庆幸,因为有人替他们死了,回想刚才的种种惊险情形,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一种悲痛的神色,气氛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大家不用太过悲伤,厉某只希望现在大家能用最真诚的态度把那些兄弟的遗体好好安葬,”说完最后一句,厉安的脸色反而平静不少,毕竟他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其说完,队伍前方走出几名长者,带头朝那些尸体走去,由他们带领,众人纷纷出列,所有还具备行动能力的人都想送那些弟兄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第一次埋葬尸体,看着那些没有任何生息的惨白面孔,陆云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觉,也许这才是他第一次真正面对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人忙着挖坑,一些人忙着把尸体上的血迹擦洗干净,还有一些人在制作墓碑,每个环节众人都认真负责,一直忙到半个时辰后,众人才将死去的人员妥善安葬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那平地而起的一座座坟前,陆云悠又想起那天他没能拜祭方廷的事,甚至连方廷等人的坟头都不知道在哪的情况,荒郊野外,或许能陪伴方廷他们的只有那一堆黄土。